《友谊》记于 2014-Sangfor马涛_罗辑思维 第一流的智慧

  • A+
所属分类:得到知识城邦
       

Sangfor马涛

《友谊》
记于 2014. 2.17 日 23:03
今天是到校的第一天,忙碌的一天就在昏昏迷迷中度过了,到了晚上我却清醒了许多。今天特别想说,“友谊” 这个话题,为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有些触景伤情了。
小学时候的我,有三个挚友,一个李斌,一个吴鹏亮。李斌呢,沉默寡言,总也是用他的冷幽默来逗大家开心。而吴鹏亮呢,那么活泼好动,那么帅气阳光。
自从小学毕业了,我和李斌一直保持着联系,却和吴鹏亮中断了。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中途我们也碰见过几次,见面还是一样的打着招呼,只是觉得我们之间似乎一下子拉远了十万八千里,一下子添堵了很厚很厚的围墙,让我看不清,也摸不透站在我眼前的他还是不是以前的那个,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话题,只是在问候以后就胡乱扯着天南地北的毫不相关的事情,似乎那些秉烛夜游,促膝长谈的岁月只是在沙上用手指划出的浅痕一般,被风轻轻一吹就无影无踪了。
人们都说,“见面不如思念”,到现在,才体会到个中滋味。世态悲凉,人情冷暖,就如温度计测量水温一般,是在自己的内心中精确知道的。曾经虽然好久没有见过他,但心中还是在幻想着我们见面的相拥哭泣的场面,还是幻想着我们并肩散步,谈论几年来我们各自的迥异不同的经历,还是幻想着他会野蛮地搂我过去,俯在我的耳畔说着他追小女孩的种种,还是在幻想着他会在我面前撩一下他那飘逸的刘海,然后抛个媚眼砸向不知所措的我,可是,这一切,只是我脑海的幻想罢了,只是那神经细胞的树突轴突上肆意传递的电信号罢了。我的一厢情愿,在拿着篮球,一脸冷漠的他的面前,破碎成了无法拼回的心痛和尴尬。
时间有时候就是这么玩弄我们曾经那么纯洁的友谊,即便是分别一年的朋友站在我的面前,我也会感到眉头的紧蹙,心里的紧张。曾经的我们不是那么亲密么?不是一直勾肩搭背地吃饭上学么?不是一聊天就相见恨晚么?不是总在回家的时候互相问候彼此的家人么?可是当再次相见的时候,那种零距离的感觉已经烟消云散了,剩下的只是出于礼貌的问候和不让双方冷场却无关痛痒的嬉笑怒骂。可能他也会感到我的不自然吧?可能他也会有此类的想法吧?我不知道。
以前我总是说,人这一辈子就是要交几位贴心的好朋友,不要数量,只要质量。现在还是这样说,但是为什么曾经我认为的含金量极高的朋友竟然让我感到再次碰面的恐惧?看来,再天长地久的盟誓,也不会待到海枯石烂的那天;再坚固的友谊,倘若没有彼此相互思念,彼此相互关心的这种 “甘霖” 的滋润的话,可能会一片贫瘠,甚至遍体鳞伤。
我在支教的过程中交了一个很真的朋友,也可以说是我的兄弟。他的 “真”,他与我的 “臭气相投”,他的 “有话直说”,即使他也有城府却在我的面前解除所有防备,这样的人,我们一起笑过,笑得撕心裂肺;也一起吵过,吵的面红耳赤;也一起闹过,闹得翻天覆地;也一起哭过,即使在内心,我们也有相同的频率。这可不是搞基,而是真正的那种 “真”,让我不用把想说的话在大脑里反复斟酌,是不是说出去会伤害他,或者会留下我的把柄。
时光匆匆,或多或少会给我们披上一层透明的伪装。这也难怪,社会这么复杂,不披上伪装,就很容易被别人识破。可是更难的是,那个人会不会在你的面前褪去一切保护色,只是把内心最真的想法倾诉给你听,就怕 还是戴着面具,说着伪善的话语,保持着一定的不可逾越的距离,空气都被这无趣的话语给冰冻了。多悲剧啊!
感赞安拉!!!从我长大到现在,身边一直不乏这样的朋友陪着我走过一段段青葱岁月,穿过一个个伤心往事,度过一次次欢声笑语。太多了,虽然我没举出来,只是你们都深藏在我的心里,何必说给人家听呢?
我最大的特点不是写歌,不是文采,不是别的什么,而是我怀着一颗最真的心,我用它来寻觅可以交心的朋友,只交心,哪怕你生在富豪之家,还是布衣寒舍,都与我无关。当心与心交流的时候,一切身外的浮华尽是过眼云烟。
所以,我的亲爱的朋友们,看到这篇日志后,大家也些许明白了我的用意。不是来批判谁,也不是抬高谁,而是我们平静地能够坐下来,审视十几年的友谊到底属于什么?到底让心可以紧靠的物质属于什么?那么抽象的东西,也只有用心感知了。

关于罗辑思维 第一流的智慧的相关词:

罗辑思维 微信 语音,靠谱罗辑思维罗,为什么罗振宇不减肥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