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深浅》观后感-Vinchent_罗辑思维在哪儿可以听

  • A+
所属分类:得到知识城邦
       

Vinchent

#《艺术的深浅》观后感 #
今天看了看理想 “理想家沙龙 Vol001:艺术的深浅” 文化沙龙的视频版。是陈丹青老师在局部番外篇《线条的盛宴》放映之后发表的一段演讲以及同 “理想家” 们的互动问答。
看完之后让我反思一个问题:知识分子的清高。
这个话题来自于其中一个听众问的问题,说看理想和得到似乎是两个很互斥的平台,为什么陈丹青会把电子书的首发给得到,或者说给罗振宇?
这个问题仔细想想其实不难解释,这是出版社和得到之间的合作,陈丹青说他不知道,我想他大概也是真的不知道,也不在乎,他只是把自己的作品交给信任的出版社来推广。
引发我思考的是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全场的笑声,我想不太明白这个笑声里到底蕴含着怎样的情绪,是嘲笑?讪笑?尬笑?还是讥笑?我说不清…… 但是我分明地觉出了一种 “清高”。
这种 “清高” 陪伴了我整个大学四年,我再熟悉不过了。当然,也恰恰是因为我的熟悉,可能发此感叹完完全全是一种误解,不过误解也不妨继续谈一谈,就当是谈论一个文题无关的问题吧。
“清高” 是一个挺贬义的词,大概有些人看到前几段就已经猜到我是要骂知识分子这种 “高高在上” 姿态,然后直接不往下看了。如此理解可能就误解了我真正想讨论的问题。
我邀请能看到这一段的大家抛弃掉对 “清高” 的这个词的负面印象,来重新思考知识分子的这种姿态。
这种姿态的背后其实是一种优越感,你看的是 “无脑综艺”,是那种连 “哈哈哈哈哈” 都要打在屏幕上,生怕不知道这个时候该笑的那种东西;而我,看的是艺术,是国画、油画、湿壁画;你读的是微博网文,而我,读的可是文学历史哲学经济学。
前者一定不如后者高级吗?那当然。我想任何人扪心自问,都知道这些东西之间的高下之别,如果非要矢口否认,那基本就是抬杠。在这个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的话,那关于 “清高” 的话题自然没得可聊。
当然,往抬杠的方向走一步,我们可以自问:画油画和画漫画哪一个更高级?放在展览馆里裱在画框里的作品和街头涂鸦哪一个更高级?或许这些比较确实没有那么清晰的结论。不过这是另一个问题,这是艺术家和艺术家之间争高下的问题。
关键的问题是,即便我们的喜好就是高级,就是牛逼,就是厉害,我们应该报持一种怎样的态度,我们该不该 “清高”?
这其实回到了陈丹青老师在演讲中讨论的问题:艺术的深浅。陈丹青老师通过自己的经历叙述了自己从无知,到追求有知,再到重新看见无知的历程。从他的讲述中我看不出清高,这是我非常敬佩他和与他相似的老师们(比如梁文道)的一点。
也是从他们的 “不清高” 里,我重新理解了 “清高”。
首先是,不比较。高下,来自于比较。非要拿这个和那个摆在一起,分出一个高下,想要赢,想要成为赢者。可是比较比较,就一定要拿出一个标准,一旦有了标准,对于一件事物的体认,就丧失了立体而丰富的维度。
其次是,不寻找认同。高下,也来自于认同。我认知我自己从属于某种高级的群体,或者我努力跻身到那个群体之中,这个过程是在寻找认同。贵族本身不需要寻找认同,他们只需要做好自己;但是暴发户需要寻找认同,需要 “附庸风雅”。
从无知到有知的过程可能是这种附庸风雅,是走众人之路,而从有知重新到无知的过程则是走一遍回头路,重新看待自己走过的风景,这一条路无人为伍,只能属于自己。有很多人一直在往前走,生怕输给别人(比较),生怕掉了队(认同),却从来不考虑往回走,或者往别处走。这是生活姿态的一种分野。
不能免俗地问一句,那往回走会不会也成为一种 “附庸风雅” 呢,恐怕不会,因为每一个人走过的道路并不相同,每一个人看待不同事物的观点和态度也不同,当每一个人重新回到自己的初心,重新认知世界的时候,那种新鲜的视角和体验也只会属于他们自己。
当把这种个人的体验表达出来,被别人追随的时候,别人在做的这件事情却实实在在是一种 “附庸风雅”,因为他们不是自己求得的,而是从他人那获得的。
这是我理解的陈丹青老师所说的 “《局部》是一个语言陷阱”,当我们自己去体悟和欣赏的时候,那一份收获只会属于我们自己。
那么这一份收获一定要通过 “比高下” 和 “寻找认同” 来认证吗?应该就不必了。放弃了比高下和找认同,那种清高的气场也就自然消散了。
讨论完了清高的反面,我们就可以看到 “清高” 背后的那份 —— 焦虑。对,就是他们反感的那个东西,那个他们口中得到和罗振宇一直在贩卖的东西。是一种高不再高和认同感的焦虑,属于 “知识分子” 的一种焦虑。
我应该怎么生活?我这样做对吗?我高级吗?我怎样才能变得高级?我怎样才能找回初心?找回初心我就高级了吗?还好我是看理想用户不是得到用户!还好我是得到用户而不是别的什么 用户!……
纠结在这条鄙视链上的我们,无不实在寻找那一份 “清高”。终于找到,终于得到认可,属于同类的人终于坐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终于可以一起发笑……
这一声笑是解脱,还好,我高级。
不过,我们不会承认。
大学毕业的聚会上,一个不常交流的同学喝高了端着酒杯来问我:你是不是就是看不起我们?
我说:没有没有,我哪里觉得自己牛逼……
扪心自问,我真的不觉得吗?我觉得。我那个时候就是清高,这份清高准确地被我的同学们看到了,他们觉得不自在,我不觉得不自在,因为我觉得自己高级了,我很满足。事实上,阴暗地说,他们越不自在,我越满足,那凸显了我的高级。
“清高”?那是一个讽刺,更是对我的赞美。
我现在知道了后悔。我想一个真正谦逊的人,不会像我当年那样。而这是我在陈丹青梁文道贾行家等诸位老师身上看到的共同价值,这也是我心心念念想要追求的那份价值。
或许这是真正的思想独立和自由,一如昔日少年。

关于罗辑思维在哪儿可以听的相关词:

罗辑思维之发现你的太平洋,罗振宇秋季开学典礼,罗辑思维推荐的心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