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蕾-共读《金瓶梅》(27)_罗振宇上的节目

  • A+
所属分类:得到知识城邦
       

刘晓蕾

共读《金瓶梅》(27) 《水浒传》为什么喜欢捉奸?
在《刘晓蕾讲透金瓶梅》的课程里,我经常拿《金瓶梅》跟《水浒传》进行比较。
《水浒传》采取的是英雄视角,男性视角。水浒作者很会写男人,林冲隐忍,宋江深沉,李逵势若疯虎,武松杀人如麻,却心思缜密…… 但写起女人来,漂亮一点的,都是淫妇,都爱偷情。顾大嫂和孙二娘形象很正面,却过于丑怪。讲真,施公摆脱不了歧视女性的嫌疑。
更有意思的是,在《水浒传》里没有正常的婚姻,更没什么爱情。施公特别擅长写偷情、通奸,比如 “武松杀嫂”,乱伦(未遂)、偷情、凶杀,一路写得相当黄暴。他还特别热衷于捉奸 ——
潘金莲偷武松而不得,偷了西门庆,郓哥便挑拨武大去捉奸。这个过程写得迤逦曲折,一气呵成;最详尽最典型的,是石秀捉潘巧云和裴如海的奸,石秀是杨雄的好基友,却当起了追踪嫂子的特务,先是发现潘巧云跟裴如海说话时神情蹊跷,但一时半会又没发现情况,于是 “每日收拾了店时,自在坊里歇宿,常有这件事挂心,每日委决不下。”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发现奸情,赶紧报告给杨雄。又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杀了奸夫,坚持让杨雄审问潘巧云:
那妇人说道:“我的不是了!你看我旧日夫妻之面,饶恕了我这一遍!” 石秀道:“哥哥,含糊不得!须要问嫂嫂一个从头备细原由!” 石秀道:“你怎地对哥哥倒说我来调戏你?” 那妇人道:“前日他醉了骂我,我见他骂得跷蹊,我只猜是叔叔看见破绽,说与他;也是前两三夜,他先教道我如此说,这早晨把来支吾;实是叔叔并不曾恁地。” 石秀道:“今日三面说得明白了,任从哥哥心下如何措置。” 杨雄道:“兄弟,你与我拔了这贱人的头面,剥了衣裳,然后我自伏侍他!” 石秀便把妇人头面首饰衣服都剥了。杨雄割两条裙带把妇人绑在树上。石秀把迎儿的首饰也去了,递过刀来,说道:“哥哥,这个小贱人留他做甚么!一发斩草除根!”
接下来就是一段极其残酷的虐杀。通过杀人才能证明的正义感,怎么看都有点不对劲。更不对劲的是这个石秀:他在杨雄家里帮工,却老盯着这个嫂嫂,最后 “把妇人头面首饰衣服都剥了”,按照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理论,呈现的正是他内心隐秘的欲望。跟武松一样,眼里心里装满了这个嫂嫂,不在压抑中爆发,就在压抑中变态。
在《水浒传》里,偷情的通奸的都没好下场。李逵在四柳村帮狄公捉鬼,硬是把他女儿和她的小恋人砍成了好几截,还恶作剧地把两人的尸首拼在一起。
在《金瓶梅》里,却正好相反。下人宋蕙莲跟西门庆通奸,宋蕙莲的老公来旺,喝多了酒去捉奸,却中了西门庆的计,被送到官府判了流放。
王六儿跟小叔韩二通奸,有好事者跳墙进去捉奸,把二人栓了去游街,西门庆把这四个人打了几十大板,“四家人都到家,个个扑着父兄家属放声大哭。每人去了百十两银子,落了两腿疮,再不敢妄生事了。” 有意思的是,这四个人的名字是 “车淡”、“游守”、“郝闲” 和 “管世宽”,兰陵笑笑生这是讽刺他们多管闲事呢。
从《水浒传》热衷捉奸,到《金瓶梅》讽刺捉奸,呈现的是观念的变迁。下回分解。
本邦主(有朋友简称刘邦哦哈哈)诚邀各位朋友,来聊聊捉奸现象背后的心态、文化,以及为什么《金瓶梅》不热衷于捉奸。

关于罗振宇上的节目的相关词:

罗振宇谈时间视频,有没有介绍罗振宇的,刘生谈历史罗振宇视频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