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 45 年,汉元-余JINH_罗辑思维以什么为特征

  • A+
所属分类:得到知识城邦
       

余JINH

公元前 45 年,汉元帝初元四年,王莽出生。
公元前 33 年,汉成帝继位,王政君顺理成章地成为太后,于是大封兄弟:以长兄王凤为大司马,权倾朝野;又封弟弟王商等六人为侯。王氏一族,飞黄腾达。
唯独王莽一家时运不济。父亲王曼,以及哥哥王永都没活到这时候就去世了。家中没了顶梁柱,只有寡母、寡嫂和小侄子,一家人的生活不得不依靠王莽的几位叔伯。
然而王莽并不抱怨。他坦然接受了这一切,并在这种命运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就这样,一个家道中落的穷小子,没有耀眼的政绩,更没有军功,却在 29 岁时封了侯。
取得这样的成就,固然与王莽本人的德行和名望有关。
2、西汉末年的形势是很严峻的。元、成时期,土地兼并严重,自然灾害频发,财政捉襟见肘,底层人民生活困苦不堪。虽然此时的强汉对外还是很强悍,但在帝国内部,危机四伏已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汉元帝刚继位时,在朝中一大班儒生的建议下,撤销了盐铁官,以示让利于民。然而讽刺的是,没过多久就因为 “用度不足”,复设盐铁官。
另一方面,国内现状引发儒生普遍不满。灾害频发,儒生自带天赋 ——“天人感应” 觉醒了。
“天人感应”,是董仲舒杂糅儒家墨家之学,将 “天意” 与 “人事” 相联系的学说。即所谓 “天之所与,必先赐以符瑞;天之所违,必先降以灾变。此神明之征应,自然之占验也”。
也就是说,当人的做法顺天意时,上天会降下祥瑞吉兆;若上天不同意人的作为,则会以灾害(水、旱、蝗虫、地震、失火),或者异象(彗星,血雨)的形式警告世人。
西汉末年的元、成、哀三帝,各方面都比汉武帝差了一大截。大汉的确也是倒霉。公元元年前后,全球开始进入 “小冰期”,自然灾害接二连三。
汉哀帝顶不住了。在儒生方士的撺掇下,他祭出了大昏招 ——“再受命”。
公元前 5 年,汉哀帝建平二年,汉哀帝下了一道诏书:
汉兴二百载,历数开元。皇天降非材之佑,汉国再获命之符,朕之不德,曷敢不通!夫基事之元命,必与天下自新,其大赦天下。以建平二年为太初元将元年。号曰陈圣刘太平皇帝。漏刻以百二十为度。
汉哀帝原本指望通过 “再受命” 扭转国运。然而两个月过去,国运还是那么烂。汉哀帝不得不又取消 “再受命”,老老实实继续当汉家天子。
3、在汉末的儒生们看来,革除汉末的弊政,救万民于水火,施行 “王道”,势必要由一个具有圣人德才的人来完成。“外王” 首先要 “内圣”,而时下最符合内圣外王标准的,莫过于王莽。
王莽本身就具备很高的儒家修养。
少年时不以家贫而废学,恭身节俭,勤身博学。对待自己的亲人恭敬以 “礼”。受封新都侯之后,“散舆马衣裘,振施宾客,家无所余,收瞻名士,交结将相、卿、大夫甚众”,依然保持以往的作风。
公元前 8 年,37 岁的王莽继三位叔伯之后,出任大司马。
虽已位极人臣,他的作风依然如故。“欲令名誉过前人,遂克己不倦,聘诸贤良以为掾史,赏赐邑钱悉以享士,愈为俭约。”
可以说,“内圣”,在当时没有人能比王莽做得好。
至于 “外王”,王莽无论从资源、自身素质来说,也是行王道的不二人选。
王莽以大司马秉政,又身为王氏家族的佼佼者。其时王氏子弟分居要势,郡国守相刺史皆出其门下。这样的身份优势,无人可比。
公元 8 年,53 岁的王莽在朝野广泛的支持下,代汉建新。
王莽可以名正言顺实践自己的政治抱负了。诏令次第发出,王莽改制拉开帷幕。主要的内容概括起来,大概有如下几条:
一、天下的田地更名为 “王田”,严禁买卖。家中男丁不足八人而田地超过一 “井” 者,多余的田地必须分给九族、邻里和乡党;
二、解放奴婢,禁止买卖奴婢;
三、改革币制,仿照古币,发行新货币;
四、变更地名、官职名称;
五、盐铁、布帛国有化;
……
王莽改制的灵感,皆从儒家经典的政治理想中来,效法周礼进行改革。史称 “王莽改制”。

关于罗辑思维以什么为特征的相关词:

罗振宇面对客户,罗振宇切换角度看富人,罗辑思维微盘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