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读《金瓶梅》(25)-刘晓蕾_罗振宇硬派脱口秀《知识就是力量》

  • A+
所属分类:得到知识城邦
       

刘晓蕾

共读《金瓶梅》(25):西门庆为什么不投资房子?
前段时间,看见好几个朋友转一篇文章,叫《全职太太潘金莲》,文中说:
“事实上,武大郎就是一个残疾人个体户,靠每天卖点炊饼,都能住上独门独院的复式小楼,尤其令人羡慕的是,还可以养着一个漂亮得一塌糊涂的、不要上班的老婆潘金莲。除此之外,武大郎的老婆潘金莲还是个全职太太,光凭这两个条件,就能跟当下中国高级白领有一比,更别提武大郎的幸福指数有多高了。”
接下来作者就开始论证宋朝人民的生活水平有多高,政府的各种保障体系有多到位,福利制度也是刚刚的。
其实这么说是有问题的(文章作者八成是宋粉哈哈哈)。在《水浒传》里,武大和潘金莲在阳谷县是 “赁房” 居住,注意,不是买房。还有,水浒作者关注的不是市井生活,而是梁山好汉的快意人生,研究房价和幸福指数,不能参考《水浒传》。
还是看《金瓶梅》,作者视线下沉,看见的生活更具体,更结实,他把武大和潘金莲的住房情况,交待得格外清晰 ——
武大先是租张大户的房子,平时卖炊饼。潘金莲嫁给武大,张大户也给了陪嫁,还额外给武大钱,方便自己 “看望”“偷” 金莲。后来,张大户死后,武大两口子便赁了紫石街两间房子住。临街住家门户浅,金莲又异常美貌,一些浮浪子弟常来聒噪。还是潘金莲拿出钗环变卖,凑了十数两银子,典了一套四间的复式房屋。
此处的典房,已经有同学说明是那种没产权,只有使用权的房子,那么,是不是政府的廉租房呢?史书上说宋代有这种福利,明代似乎没有。那么这种典房属于:房主缺钱但不想卖房,没房的人便出一大笔钱(一般是房价的一半),把房子典下来,按照约定期限住。所以,武大和潘金莲的两层小楼不是买的。
不能一厢情愿地就此证明宋代人民的幸福指数,何况《金瓶梅》表面写宋朝,其实写的明代。
那么,清河的房价贵不贵呢?再看王六儿,她和老公韩道国一开始住在牛皮巷(韩道国确实好吹牛皮),只有两间,冯妈妈说 “住这个僻格剌子里”,可见地段很偏僻,典型的城市贫民住宅。西门庆很快帮王六儿买了一套新房,在市中心繁华地段狮子街上,门面两间,到底四层,一共花了 120 两银子,妥妥的城市中产住房。
那么,西门庆自己住的什么房子呢?是门面五间到底七进的房子,后来又花了 540 两买了隔壁花子虚的房子(还是李瓶儿给他的钱),打通连成一片。又花 700 两买了对门乔大户的房子,还有狮子街原来李瓶儿的房子 250 两。参照清河县的房价,西门庆自己住的房子大概有 1200 两,按照购买力,1 两白银折算为人民币 1000 块,西门庆的房子一共有 200 多万人民币。
这么一算,今天即使在郊区也很难买到一套像样房子了。嗯,明代中晚期的房价确实不贵。而且在清河县,房子不算稀缺资源,也不容易变现。虽然流动人口多,但南来的客商喜欢去青楼住,还有酒店(后 20 回的故事经常发生在酒店里),租房市场并不活跃。
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西门庆选择不买房,去做贸易。这不仅是西门庆个人的商业选择,也呈现了商业思维的嬗变。
明代中叶最有名的商人形象是徽商,徽州人能吃苦,腿脚勤快,头脑灵活,从南宋以来,就有外出经商的传统。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发了财一定要衣锦还乡,在家买田买地盖房子,做一个乡绅地主才是他们的最高理想。他们的根,还是深深地扎在农业社会里。
清河县的西门庆们就不一样了。西门庆唯一一次修祖坟上祖坟,锣鼓震天,车马喧闹,跟平时的饭局宴饮没什么两样。这些人是无根的,没有故乡的一代,城市就是他们的家,他们是天生的城市人。
(注:现在中国的房市是另一回事,是多重因素杂糅的畸形的市场效应。另外,鸣谢 “” 和 “上善若水” 两位朋友的留言)

关于罗振宇硬派脱口秀《知识就是力量》的相关词:

罗辑思维音频版,罗振宇 的微博,罗辑思维推荐过的好书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