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绑在推特上,推特不-施展_罗振宇反垄断观后感

  • A+
所属分类:得到知识城邦
       

施展

川普绑在推特上,推特不让川普绑在推特上
(转发今天发在公号 “施展世界” 上的内容)

1、 最近推特率先发难,其他网络巨头纷纷跟进,都删除了川普甚至其家族成员的网络账号,导致川普陷入了虚拟空间中的死亡,家族被团灭。这个事情在网上引起很多争论,一边认为这侵犯了言论自由,另一边则提出言论自由是个人权利,用以对抗公权力的滥用,而推特公司是个私人公司,可以拒绝向不喜欢的客户提供商业服务,所以没有侵犯言论自由。
2、 事实上,两边的争论都是误入歧途的,他们都没有意识到,在今天,争论当中所涉及到的 “权力”、“权利” 的意涵都得重新理解了。
3、 现有的意涵是,国家垄断了国境内的暴力使用权,拥有公共 “权力”,公共 “权力” 的正当使用目的,应该是保障法律所界定的私人 “权利”,由此形成公共秩序,这就是国家所提供的公共品。个人权利在对各种公共品的使用中获得具体实现。
4、 在今天,数字巨头在虚拟空间中提供了公共品,在这个意义上获得了公共权力;但它们的法律身份是在实体空间中被界定的,从产权上来说它们又是私人公司,有着决定自己是否服务特定客户的权利。
5、 结果是,数字巨头基于它在实体空间的法律权利,行使着虚拟空间中的权力,决定着人们虚拟身份的生死,人们的虚拟权利无法获得保护。于是,在数字巨头这里,本该用以对抗公权力的私权利,却在虚拟空间中披着私权利的外衣行公权力之实,以权利的外壳对抗着对其权力的制约。
6、 这里面有着种种错位,这些错位,原因在于数字巨头用实体空间的权利来获取自己在虚拟空间的权力的正当性。这在特定意义上可以理解为一种制度套利。说得更准确些,这都谈不上套利,而是在 “实有” 和 “虚无” 之间的穿梭,虚拟空间中的 “权利”(下称 “虚拟权利”)和 “权力”(下称 “虚拟权力”)都还未获得定义,都处在一种秩序缺失的混沌状态。
7、 各国的现代政治都是从 “权利” 出发来讨论 “权力” 的正当性,权力的正当性根基于权利主体(也就是个人)的授权,所以,如果 “权利” 未被界定,则 “权力” 也无法界定。所谓 “权力无法界定”,并不是说统治关系不存在,而是说这种统治关系没有获得规范性,从而也就谈不到其正当性。没有正当性的统治,不是权力,而是暴力,它无法带来秩序,只会带来摧毁与混乱。
8、 川普在虚拟空间中被消灭,以一种很极端的方式让我们看到,“虚拟权利” 实际上并未获得有效界定,他甚至无法提出法律抗辩。从这个极端案例可以看出,“虚拟权利” 并不能是实体空间权利的简单映射,而必须是一种独立的法律权利,因为 “虚拟权力” 属于数字巨头,并非实体空间权力的简单映射。“虚拟权利” 的载体应当是一个 “虚拟人格”,没有 “虚拟权利”,便无法获得对抗 “虚拟权力” 的法理基础,“虚拟人格” 无法获得法律救济,“虚拟权力” 的正当性实际上也处在一种缺失状态。
9、 “虚拟权利”、“虚拟人格” 无法由国家为主导建立起来,原因在于:一、虚拟空间是数字巨头建立起来的,数字巨头穿透国界运行,虚拟空间与实体的政治空间完全不一致;二、“国家” 的正当性也是基于现有法权建立起来的,它的各种权责边界都仅仅在实体世界当中有正当性,而在虚拟世界中没有正当性;三、这不排除国家可以在实体世界中惩罚甚至关闭数字公司,从而让数字公司营造的虚拟空间坍缩掉,但这种惩罚能力并不能自动兑换为国家在虚拟世界的权力正当性,一如二战中德国曾经占领了半个欧洲,但占领的事实并不能自动兑换为统治的正当性,
10、 因此,“虚拟权利” 只能在数字巨头主导的虚拟世界生长出来。回看人类历史上,实体世界的权力与权利的生长过程,实际上是在各种力量的互动博弈过程中长出来的:统治者的强制力,不同统治者的相互竞争,被统治者的不断反抗或用脚投票,思想观念对于人们行动的引导,等等。那么,虚拟世界的权力与权利的生长过程很可能也是类似的过程。有可能是各大数字巨头制定规则,同时数字巨头之间激烈竞争,而用户则以用脚投票的方式表示着对各种规则的认同与否,理论界则会尝试构建各种新的法权理论。
11、 国家无法主导这个过程,但是国家在其中也会是一种积极行动的力量。国家会在各种法律和治理过程中,不断调整着数字巨头的行为边界(也就是其实体权利边界),比如一个月前欧盟通过的号称史上最严的数字隐私保护规则,数字巨头的实体权利边界被重界定,这会改变数字巨头在虚拟空间的权力逻辑,从而影响着 “虚拟权利” 的定义过程和演化逻辑。在这里可以看到国家、公司、个人几种角色在彼此穿透的虚拟空间、实体空间中不断博弈,带来 “实体权力 - 实体权利 - 虚拟权力 - 虚拟权利” 这几重法权要素的联动演化逻辑。在这一过程中,我在《破茧》一书的第三章中所构想的 “全球数字治理联盟”,包括全球数据交易中心、全球数据监管联盟等各种商人组织,可能获得更强的演化动力。
12、 前面的所有讨论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数字时代的到来,呼唤着一种虚拟空间的法权秩序,它不能是实体空间法权秩序的映射,两种法权很可能会是并列关系。这大概会是未来若干年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对吃瓜群众来说,这个时代好热闹。川普宽,推特长,川普绑在了推特上,推特不让川普绑在了推特上,川普非要川普绑在了推特上…… 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

关于罗振宇反垄断观后感的相关词:

思维罗辑课培训班,罗辑思维怎么盈利,罗辑思维体弱代偿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